您的位置:首頁 > 人大工作研究
興青四策
——解決政策“一刀切”問題芻議
多杰群增
來源:研究室    時間:2018年12月05日    

  今年仲夏時節,根據組織安排,我在青滬兩地參加青海省廳級領導干部培訓班,集訓與自修結合,課堂與實地相輔,理論與實務對接,國內與國際貫通,交流與模擬融匯,拓展了視野,更新了思維。其中,在浦東干部學院教授引導下,以“青海改革開放存在的問題、原因和對策”為題,運用結構化研討的流程和技術,步步為營,循序漸進,激發思路,充分參與,其涉及的廣度深度與取得的質量效率,以及由此探討所引發的有益性思考和得到的創造性啟示,令人印象至深。
  本次課堂研討活動中,將思維分段、集思廣益,由人人發言的“民主”,到集體選擇的“集中”,環環相扣,節節推進,仿佛層層包裹的“錦囊”,一旦打開,令人豁然。首先擺問題,我們先后找出了制約青海改革發展的突出問題28條,其涵蓋范圍上達頂層、中涉自身、下至基層的各個方面,然后對所有問題進行“表決式”選擇,給全班貢獻了看法比較集中的三個問題,并從中選擇“中央政策一刀切”作為本組課題。接著查原因,按照“魚骨圖法”羅列原因,找出6個主要原因或者現象,每個原因之下又各分析列出若干成因,概括起來,本組認為形成“一刀切”政策的成因主要是:對地區差異性的研究不夠深入和精確,制定政策考慮平衡多、考慮特殊性較少,青海經濟在全國的分量太輕、可以忽略不計,中央了解青海省情不夠,青海積極主動地匯報工作反映情況不夠,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創造性執行政策不夠。最后想對策,針對問題及其原因,抽絲剝繭尋根由,破立并舉找出路,采用“頭腦風暴法”,大膽設想,獻策出計,并通過“四副眼鏡”審視甄別,比較判斷,形成了共識,那就是促進青海經濟社會發展,克服制定和實施政策“一刀切”的弊端,必須上下聯動配合,采取4條措施,另辟蹊徑走出一條富有特色的興青之路。
  (一)建立青藏高原特區。打破現有的行政區劃,將青藏高原作為一個整體,按照自然、地理、歷史、文化、資源等因素,重新劃分區域,建立獨一無二的世界上海拔最高、體積龐大、相對獨立、特色鮮明的青藏高原特區(使長江源頭的青藏高原特區與入海口的上海浦東新區遙相呼應),在功能作用上重新定位,在發展方向上大體一致,在制定政策上一視同仁,使青海與西藏成為同一片藍天下“一個媽媽的兒女”。
  (二)潛優勢轉為顯優勢。青海具有生態上、資源上、穩定上的重要戰略地位。作為“三江之源、中華水塔”,青海具有無可替代的中國生態安全屏障的戰略地位;少數民族人口占全省總人口的46.3%,民族區域自治面積占全省總面積的98%,是穩藏固疆的戰略通道。對于青海在全國大局中的作用,應該調動各方面力量,深入分析論證,摸清資源家底,作出科學權威評估,并進行動態調整,使無形的價值得到具體量化,促進實現各類潛在資源的客觀化、貨幣化、市場化,能夠讓青海人民貢獻資源有收益、保護生態有實惠、維護穩定有保障,使局部利益與全局利益形成相互促進的正比例關系。
  (三)爭取政策先行先試。國家開展改革發展試點時,首先在青海進行,從最落后的地方取得經驗,然后總結提升,推而廣之。在實際工作中,落后地區實施一些福利性政策比較遲滯,甚至可望不可及,形成“政策孤島”,帶來政策實施的“時間差”效應,即某項國家政策“一刀切”割了發達地區的“尾巴”,卻砍了落后地區的“頭顱”,越發達的越占便宜,越落后的越吃虧,造成一國之內政策相同但各地受益不盡相同,出現逆循環。應當計算政策實施的傳導距離和時間成本,在“齊步走”的條件下允許邊遠落后地區收尾時間“慢半拍”,讓落后地區充分享受政策紅利,形成正循環。
  (四)中央領導常來考察。共情方可共鳴,身入才能心至。在一定程度上,許多決策者的心目中,青海只是一個模糊的地理概念,緣于來的次數少、了解情況少、切身體會少。關注度不夠,就容易在決策中被“合并同類項”。因此,一方面,建議中央領導特別是頂層主要決策者每年每個季度都對青海考察調研,到最遠的地方走幾趟,在最差的地方住幾宿,親身感受艱苦,親耳聽取訴求。另一方面,省內各級官員要敢于說實話,大膽談問題,不遮掩,不粉飾,讓決策者看到真相特別是短板、了解實情特別是困難,進而在頂層設計時能夠對青海有一個全面立體的印象,給予充分的政策傾斜。
  (作者:省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成員、副秘書長)
  

新疆11选5走势图表一手机版